把我的思念與記憶都浸在這雨滴裏

  光棍,並不是沒有人喜歡,沒有人要。只是為了那個人,他們不願意去采摘路邊那向他們招手的花朵,不願意用不是真愛的愛來結束自己的單身,他們一直努力著,一直奮鬥著,他們不在乎別人是否知道,不在乎別人是否理解,他們只想靠自己的付出走到目的地,然後摘下那朵一直開在心裏的真愛之花。

  記得有這么一副對聯:有志者,事竟成,臥薪嘗膽,百二秦關終屬楚;苦心人,天不負,破斧沉舟,三千越甲可吞吳!是的,光棍就是那個苦心人,他們終會等到那一天的,會夢想成真的,會和自己心愛的人牽著手,一起散步,一起去看電影,一起相依著,一起走完人生剩下的路程。  篇一:熟悉而又陌生的你

  表面的你,好隨意、好無謂、對一切的感覺都是那么的不在乎,但內心的你比誰都在乎著你在乎的人、你的父母、兄妹、朋友還有你心中的寶貝。因而我也偏偏喜歡上你這樣的性格,那么的索性、那么的小孩但又默默的關心著愛著別人。你的索性讓你每每做的都是你所喜歡做的、想做的事,以致讓別人覺得你很叛逆。但我不覺得,我覺得你只是想一個人去看看新事物做做一些事罷了,這一切只因你年少輕狂、好奇心賊大而已。我知道的你,不喜歡吃辣椒、番茄,但喜歡吃鮮菇和菜心;不喜歡喝奶茶、燒仙草,但賊愛喝可樂;不喜歡穿板鞋因而老是穿著一雙特步的運動鞋,還總是穿著T恤牛仔,沒一點風格;不喜歡和陌生人說話、不願和朋友說心事、喜歡偽裝;還特喜歡一個人去流浪、一個人行走在這個燈紅酒綠的喧囂的都市裏。這樣的你感覺我好熟悉、、、

  你好索性。每次你不想理會人的時候你就悄悄然地轉身離開了,一聲招呼都沒有;你不想理會時,你會索性的關機、上線索性的隱身、更甚的是索性的刪了我們的Q,任憑你的手機上顯示有多少未接、任憑我們的頭像在你的Q那閃動了多久、任憑我們找你找得有多著急、有多擔心,你都不會理會,故作對我們無所謂、不在乎。

  本質上的你是個好孩子。因為你慢慢的變了,變得懂事了。你雖叛逆但很孝順,你會想爸媽的辛苦,會為他們的感受而再去選擇自己要做的事,你會盡力的幫助姐姐,你會為他們而考慮自己的未來該怎么做。。看似很不夠,但其實這樣真的很不錯了,只是自己覺得自己做的還不夠多而已。事實是不夠,但目前為止我們能做的只能是給予他們一些必要的精神慰藉,不要讓他們再為自己操心。至於後面的就未來再為他們繼續努力,給他們幸福吧。呵呵,說了那么多你最不想聽的沒說服力的說法,或許是因為這個你我還挺陌生的原因吧,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說咯。

  在封閉式教育束縛下的兩個女孩,時常也會到操場邊的一棵大柳樹下,傾訴著心中的酸、甜、苦、辣,暢想著心目中理想的大學生活,履行著我們彼此的諾言,虛幻著我們以後的種種變化……

  每當夕陽將餘暉灑滿操場的某個角落時,我們都會約定好時間來到教學樓下的花牆邊,我們懵懂地相信在這片茫茫蒼翠的三葉草的天地裏能找到一棵被賦予“找到幸福”寓意的四葉草。蹲在花牆邊,我們執著地找尋的目標。在湛藍湛藍的天空與我們深藍色校服的映襯下,仿佛在這交錯的顏色裏記載著一段兩個女孩的美好故事。對於這裏,有著我們記憶中的影子,不管是淺黃色的桌椅,還是那個兩人共用的暖水瓶,都是記憶的載體。任憑它們的顏色褪盡,也不改變著心中五彩斑斕的畫面。我們依舊手挽著手穿梭在教學樓——食堂——宿舍的三點一線上,忘卻了學校的束縛、學習的枯燥。時而又會跑到大柳樹下倒數著在一起的天數,我們彼此對視著,用眼神交流著,時不時地流露出依依不舍的神情。但彼此都避諱地說出離別的字眼。

  可是,別離是注定的。當我們拿著各自的通知書時,依舊來到大柳樹下,唱著“相逢是首歌,同行有你和我……你曾對我說,相逢是首歌,分別是明天的路,思念是生命的火。”

  帶著些許留戀和悲傷,我和你選擇在同一天離開,為的就是不想感受到送與被送的別離滋味。那一天,雨淅淅瀝瀝地下個不停,仿佛是個淚人一樣,,混合著空氣的成分分裂、擴散直至成流,再也無法珍藏。